雨伞人生

文武(第三十一篇)

(接上文)晚上不到八点振文振武就在各自床上躺下准备睡觉了。不久振文就听到振武沉稳的呼吸声,可是振文却怎样也睡不着。按理说和振武单独出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似乎这次振文的心情有点不一样了。

振武可是有了女朋友了啊,振文再也不能以弟弟的名义独占振武了。爱就那么多,振文要的是振武全部的爱,不是全部振文也不想要了。

振武因为责任无限制宠溺振文,振文除了享受这宠溺的同时并不是没有幻想过,幻想有一天振武发现自己原来所有的宠溺不是因为责任,而是因为爱。幻想有一天振武能明白自己每天惹是生非无非就是在求他的关注,希望振武的目光里始终有自己。幻想振武也终有一天发现自己爱上了自己。

可就是因为那个女生的出现,让振文连这个幻想也破灭了,那天振文第一次见这个女生的时候看振武那么紧张,振文就知道他输了。振武什么时候和振文有过秘密,现在振武把他女朋友这么宝贝着,一定是很喜欢她。

暗恋这件事,就是如果你不和对方表白心意你就要做好随时都可能要退出的心理准备。

‘一定是怕我知道了会给你捣乱才不和我说的,对不对’振文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这件事。振文能怎么办?相比于振文自己的感受,振武心意才是更重要的事啊‘可是你都没和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就一定会给你捣乱呢。你不和我分享这件事是比让我知道你有女朋友这件事更伤心的事!!!你知道吗,王振武’振文心里叫嚣着。

所谓不破不立就是,如果不破,你就可以永远不去触碰那条界限。不越界,就意味着能维持原来的规则和关系,那也就代表着无法遇见另一个世界的规则和关系,也就永远立不了了。

如果想拥有爱情,就必须越界,若是守住了界限,就只能到这里为止了。

以前振文是不敢越过那条界限,他不知道如果他越界了会发生什么,他只是在等,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如果时机到了,他会表明心意。而现在看来,他似乎连越界的权力都失去了,如果他现在越界,只会让自己更难堪。他不知道现在除了选择放手还能做什么?

‘你去找你的幸福好了,痛苦就留给我。王振武,你知道吗,你对我好,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可是也该到此为止了’振文想着想着突然好怀念国三放暑假的那段时间。那或许是振文最快乐的一段时间了吧。

自从振武和父母说要陪振文重读国三,振文就开心的不行。振文学习也开始有动力了,特别认真努力,因为他想和振武考同一所学校。日子本来可以一直开心的进行着,直到有一天晚上振文梦见自己亲了振武。而且不是蜻蜓点水,而是有欲望的一个深吻,振文完全被这个梦惊醒了,发现床上潮湿一片。他知道,他完了。

这场梦,彻底把振文弄乱了。好在基测很快就考完了,趁着成绩没出来的这段时间,振文去澳洲找他妈去了。他想一个人静一静,想捋清自己的感情。他已经无法面对振武了,所以他逃了。

在澳洲那段时间,振文妈每天依旧很忙,依旧早出晚归,依旧排满应酬。虽然住在一起,振文还是几乎见不到她一面。振文每天几乎都是一个人,靠打游戏打发时间,可一想到振武就连打游戏都没了兴致。他控制不住的想振武,可不管怎么想,他也还是找不到解决的办法,他苦恼极了。

没办法,他不能让现在的处境继续下去了,否则他会疯掉的。振文决定到街上走一走,散散心。走在街上,他发现就在他家附近有一个小教堂,看见大家都往里走,他也跟了进去。

进到教堂坐好后,不久,唱诗班就开始唱歌了。振文在座位上看着台上的唱师,听着唱诗班空灵干净的歌声,躁动的心瞬间平静了。之后的每天振文都会去教堂里坐上一坐,就连在那里发呆都是件极好的事。

因为他总去,渐渐的牧师对他熟悉了起来。有一天,整个教堂就只有他一个人,牧师朝他走了过来问“What's the matter with you?”(你怎么了?)“Nothing…nothing”(没什么,没什么)振文尴尬的笑了笑回答着,又犹豫了一下说“Emm…I love a boy,maybe”(嗯……我大概爱上了一个男孩)振文摇了摇头,表示自己都不敢相信。“Oh!congratulations!”(哦!恭喜你!)牧师听到兴奋的说。“It bothers me”(这很困扰我)振文皱着眉头和牧师说。“Homosexuality has been a natural function in evolution.It's not a sin.God have created everyone in his picture and that everyone is equally worth.Don't forget to love is king.Don't scared.Just say love to him.God bless you”(同性恋已经成为进化论中的自然机制,这并不是一种罪恶。上帝创造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模样,每一个人都有同等的价值。不要忘了,爱最大。别害怕,去和他说你爱他。上帝保佑你)牧师说完笑着离开了。

牧师的这些话醍醐灌顶,像是打通了振文的任督二脉一样,原来逃避并不是好办法,他决定正视它。

振文随后就给他妈打电话,说要买回台北的机票。振文妈觉得突然“妈还没来得及好好陪陪你呢,怎么说要回去就要回去了呢?”振文妈委屈的说着。“成绩不是要出来了吗,我想我还是在台湾比较方便”振文拿考试成绩为由搪塞他妈,其实是他想他哥王振武了,他迫切的想要见到他。


评论(5)
热度(57)

雨伞人生

没有故事的二次元处女座---share to love


有些人生下来就注定成为这个世界的光

而我即使不能成为光
被这种光照耀着

也很幸福了

我还在🙆
我仍爱💓

努力向前中👏📖🔬📈🐶🐹🌂🌻🍩💒

© 雨伞人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