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伞人生

文武(第三十九篇)

(接上文,因为三次元发生了些事情,所以两天没更,这个桥段很早就在我的脑子里了,今天才终于写出来,我有的时候在想,让振武背负这么多真的好吗,他不过是一个15 6岁的孩子罢了,希望振文能让振武变回孩子,希望振文给振武所有缺失的爱,也希望他俩能好好相爱,写完这篇已经凌晨三点半,晚安,全世界,少女要睡了)后来,日子依旧是一天一天热闹的过,依旧是老巷子,依旧是油漆铁门,依旧是相互打闹的孩子,依旧是阴凉老树下的皮沙发,依旧是院子里晾晒的五谷,依旧是炊烟气,依旧是满院生香。吃过晚饭,振武依旧像往常一样,帮妈妈在厨房里收拾。“过一阵忙完了,你也该去你爷爷家看看了”振武妈淡淡的说着,听到这话振武瞬间停住了所有动作,好半天才回答了个“嗯”字。

晚上入睡前,被关掉大灯的屋子里只剩一盏昏暗的床头灯在闪烁着。振武平躺在床上,轻描淡写的和在一旁的振文说“过两天我可能要去我爷爷家看望他们,你就先和妈妈回家吧,听到没”振文本来都要睡着了,一听这话,这不是和振武独处的好时机吗。振文抬头看了一眼已经熟睡的小鬼头,想这阵子被这个小鬼头闹腾的根本没机会独处嘛,这机会来了得好好抓住啊。

“我也想去,哥”振文软糯糯的说着。“振文乖,先跟妈妈回去,我也会很快就回去的,好不好”振武和振文商量着。“不好,我也要去,哥”振文又开始耍赖了“你就带我一起去嘛,我保证,我会很乖的”“很乖也不行”振武有点严厉的说。“干嘛啦,不去就不去嘛,为什么要凶我啦”振文有点委屈,振武竟然因为这点小事在凶他。被振文这么一提醒,振武才发现自己刚才态度不好,说“对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那你带不带我去”振文趁火打劫的问着。振武沉默,半天没说话。“到底带不带我去啦!”振文继续追问着。“先睡觉吧,我考虑考虑”说完竟然闭上眼睛准备睡了。“到底带不带我嘛”振文没听到确切答案怎么可能消停,在振武身旁闹腾他。振武没办法,环抱住振文控制住乱动的振文,“乖乖睡觉”命令着他。

第二天,振武在收拾自己的行李,振文就在一旁看着他,心想‘明明就是不准备带着我嘛,不行,得想个办法’。

中午吃饭,振武过来招呼振文吃饭,“不去”振文说着。“为什么?”振武不解。“你不带我去你爷爷家,我就不吃饭,从这顿开始!!!”振文像宣战一样的威胁着振武。“别闹了,好吗,去吃饭”振武说着过来拉振文。任凭振武怎么拉着他,振文就是坐定不动,“我没闹,我是认真的,带我去!”振文抬头看着振武说,眼神里充满坚定。“那儿不适合你去,我不能带你去”振武放开拉振文的手,更坚定的回绝了他。“为什么?”振文不明白,就快急哭了。“没有为什么!不可以就是不可以”说完振武转身就走了。

振文真没想到百试百灵的威胁这次竟然没有好使,振文明白这次振武真的是不想带自己去了,但就因为这样,激起了振文一定要去的决心。

过了没一会,振武妈过来了,振文明白,这是振武找来的说客,“不用说了,妈,我是不会去吃饭的”振文还没等振武妈开口就直接回绝了她。“去不去咱们再商量,但是得吃饭啊,不吃饭怎么能行呢”说着也过来拉他。‘别想骗我’振文心里想着,使出浑身的劲不让妈妈拉动他“妈,您也省省力气吧,今天这顿饭我肯定不吃,我哥不带我去,我就一直不吃饭”振文斩钉截铁的说。

“非去不可吗”振武妈看振文真的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无奈的问道。“是,要去,一定要去”振文也有点赌气的回应着,想着自己以前想干什么事没干成过。

振武妈也无功而返,不一会振武拿着饭来了,振文扭过头不理他,“不用劝我,我不吃,除非你带我去”振文生气的说着。“想让我带你去,你就先把饭吃了”振武了解振文,软的不行来硬的,实在不行,软硬兼施,怎么的也能让振文把这碗饭吃下去。可是振武忘了,他自从认识振文以来,从来都没有赢过他。‘还想骗我,没那么容易’振文知道振武的套路“我不吃,放弃吧”说着躺到床上睡觉去了,把振武就晾在了一边。到最后,振文也没有吃下那碗饭,振文取得阶段性胜利。

振文就这样在床上躺着,终于挨到了晚上,终于等来了振武。“起来吃饭”振武生气的命令振文。“不吃,你走吧”振文有气无力的说着,振文是真的想让振武走,因为他真的好饿啊。他怕振武拿着那么香喷喷的饭在多呆上一秒,自己真的会忍不住。“你不吃我就不走”振武也开始和振文较起劲来。两人就僵在了那,谁都不肯让步。

半晌,空气静的吓人。“你不走是吧,那我走”振文受不了了,起身准备下床。大概是起来猛了,又加上半天没吃饭,刚站起来就差点晕倒,振武一把接住要摔倒的振文,给他扶回床上。

“喝点水”振武赶忙拿了水给振文喝。“不喝!”振文揉着脑袋,依旧倔强的说。“真是拿你没办法,带你去啦,喝水!”振武实在拿振文没办法,拜下阵来。振文这才终于肯把饭吃了。

第二天,振武带着振文,在妈妈的目送下做大巴车去了台南乡下的爷爷家,临走前还不停嘱咐振武一定要照顾好振文,时刻跟着他,别让他乱跑,有什么事随时给她打电话。振武一一答应。还安慰她说放心啦,不会有事的,我会照顾好振文的。

在路上,别提振文有多开心了,一路跟振武叽叽喳喳个不停。振武心情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振文,你为什么这么想来啊”一直沉默的振武突然开口问他。“因为能和你在一起啊”振文想都没想就回答出来。“可是我不是说了吗,我在爷爷家不会呆太久,几天之后就回去了”振武听到振文是这个原因很无奈。“不行,我就要跟着你”振文继续说着。“那振文,你听好了,在爷爷家的这两天一定要听我话,不能惹事,不能惹长辈们不高兴,长辈们不管说什么你都得听着,你懂吗?能答应吗?”振武非常严肃的和振文说着。振文有点被振武严肃的样子吓到了,他没想到他哥会这么严肃,下意识的点点头,又问“哥,你怎么了?”“没怎么,到那你一定要听我话,知道吗”振武又重复了一遍。“嗯”振文虽然不明白但也答应着。

经历了大约两三个小时,兄弟俩终于到了爷爷家门口。敲了敲大门,振武拿着妈妈给爷爷准备的礼品,带着振文走了进去。穿过院子,来到大堂,爷爷和其他家里的人已经在屋子里等着了。爷爷正襟危坐在正中间,旁边站的很多家里的人。振文从没见过他们,有点被这阵仗吓到了,躲在振武的身后。“爷爷,我回来了”振武用手护着身后的振文,低着头说着。屋子里一片安静,静的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半晌,“终于知道回来了”这是振武爷爷说的第一句话,声音低沉,有种威慑的力量,到现在,振文也依旧清晰的记得这句话。“嗯”振武依旧低头应着。“你身后的这个孩子是谁啊?”振武爷爷依旧声音低沉的质问着,振文用力握了握振武的手表示害怕。振武回握住振文,意思是告诉振文别怕,抬起头看向爷爷说“我弟弟,王振文”“哼,弟弟!力勤,你现在还记得你姓张吗?”振武爷爷用手里的拐棍杵着地激动的说着。振武的爷爷真的很激动,周围的家人一直在劝说让老人家别动怒。

“我记得”振武低着头小声的说着。“我看你是全忘了吧”爷爷冷声嘲讽着“竟然还把他带来了,你是在无视这个家吗?”“是我自己要来的,跟振武没关系”振文终于明白了振武为什么不愿意带自己来了,想都没想答应过振武什么,破口而出。振武没想到振文会回答,立刻转过身捂住他的嘴,不想让他继续说下去。“振武?!叫的真顺口,力勤,对你这个弟弟很好啊”振武爷爷冷嘲热讽着却突然情绪无法自控的吼了出来。“你是不是好到都忘记你爸爸的样子了!!!”边说着边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拽着振武的胳膊就往里面走,振武却死死抓住振文的手,没有放开。

穿过连廊,来到了又一间房,振文抬头一看,两个大字明晃晃的在门匾上写着——「祠堂」。振武爷爷拽着振武就要往里头走,却发现振文被振武拉着跟在后面,眨眼间转过身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起拐杖朝紧紧握着的一双手砸去。“啊”振武没想到爷爷会下这么重的手,因为疼,下意识要松开手,却被振文重新抓住。“快放手,振文!!!”振武着急的小声命令着。看到这对难兄难弟难舍难分的样子,爷爷更生气了。第二次抬起拐杖用尽了力气,刚落到振文手背上就见了红。振武急眼了,狠命挣脱,想从振文的手里挣脱出来,可振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放手,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死死攥着振武的手,就是不放开。

“快放手,振文”振武着急的说。“不放”振文执拗的劲又上来了。可想而知,接下来的第三下,第四下……直到打到振武爷爷累了,振文也没松开。振武已经哭成泪人了,抽泣着说“振文,快放手,求你了”。振文也跟着哭出来了,大抵手已经彻底麻掉没知觉了,慢慢放开了手。

祠堂内,“跪下!!!”振武爷爷严厉的说。振武抽泣着听话的跪下。“让你爸爸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振武爷爷继续说着“在你爸面前,念,把这本念完”振武爷爷甩给振武一个本,振武知道是家训。振武跪着一页一页的念,跪到腿都麻了,最后都没知觉了,但嘴却像机器一样一直不停的念,因为就在一门之隔的外面振文在等着他。

振武爷爷终于累了,被人扶回了屋,回屋前还不忘和振武说,好好在你爸面前反省。振武爷爷走后,振武闭上眼睛磕了三个头,说“爸,我回来了,但对不起,希望您能原谅我”。

振武被家里人安排睡在了客房。晚上,振武和家里人说,偷偷从厨房拿了点吃的。回到房间,扶起振文,喂他吃饭,俩人却一句话都没说。吃完饭,两人躺在狭窄的单人床上,振文侧着身,背对振武,依旧无言。振武就这么盯着振文的背影看了很久。振武知道振文没睡,终于,振武伸出手试图把振文转过来,可是振文抵抗,依旧背对着他。振武知道振文生他气了,又试图过去拉振文,可振文依旧坚持着。就这样俩人一直拉锯着。在振武的坚持下,振文终于心软,借振武放在自己手臂往回拉的力,一下扑到振武怀里。

“对不起啦,振文,之前没告诉你”振武抚摸着怀里振文的后背安慰他。“你知道你让我成为罪人了吗”振文头埋在振武的怀里委屈的说。一向安心享受的振文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让振武一个人承担了这么多。振文觉得自己就是罪不可赦的大罪人。

“来,给我看看罪人的手”振武半开玩笑的说着,他一直惦念振文的手,那么好看的一双手啊,要是打坏了,振武可是会心疼的。振武小心翼翼的举起振文有些浮肿的一双手,淤青触目惊心,振武问“还疼吗?”“疼”振文撒娇的回应着。振武把振文的手握在手里,非常心疼的轻轻吹着。

“这回呢”振武问着。“还疼”振文笑着对振武说。一听这话,振武知道那个爱闹爱撒娇爱耍赖的振文回来了。“振文,对不起,我又让你受伤了”振武说着又把振文搂回怀里。

“哥,我们去旅行吧”振文感受着振武强壮有力的心跳声说着“你不是答应过我三个条件吗,现在我让你做第二件”

“好”振武强有力的回应着。

评论(18)
热度(55)

雨伞人生

没有故事的二次元处女座---share to love


有些人生下来就注定成为这个世界的光

而我即使不能成为光
被这种光照耀着

也很幸福了

我还在🙆
我仍爱💓

努力向前中👏📖🔬📈🐶🐹🌂🌻🍩💒

© 雨伞人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