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伞人生

文武(第五十篇)

(接上文,响应名妓,西瓜大大们的号召,说希望5.20集体表白对越界,对文武以及因为越界文武脱颖而出的宇霖的爱,所以攒了两天文,拖更两天,先说声抱歉啦,我也很想发啦,毕竟我是藏不住的人,但为了约定,哈哈哈,还是忍住了,不管文武,还是宇霖,希望平行世界和现实世界都能好好的,未来的路还很长,希望大家都能活在爱意里,一起慢慢的走下去吧。 甜腻腻的二人旅行终于结束了,长呼一口气,还好我没放弃,一口气更了5篇,我也是为了文武拼了一把。接下来,看文吧)

天下雨,要留人。可这场雨来的太突然,火车还没有到发车时间。细雨连绵,也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振武回头一看,车站身后有一幢颇有历史的老建筑,红砖外墙不做任何修饰,“碳场咖啡”几个大字在灰黑的墙上也略显破败,可是远远的看上去就是很有味道。振武决定带振文去那里歇一歇脚,顺便吃个简餐。

冒着雨走近咖啡店,整栋建筑被四周葱葱郁郁的树木包裹,几根粗壮的水泥桩将小楼高高托起,是南方普遍的建筑形式,以免受潮气的侵蚀。沿着斑斑青苔的台阶而上,首先见到的是一块小小的黑板,细心的店主用粉笔将菁桐车站火车时刻表工工整整地写在上面,店家的细心之至,让振武觉得这个临时的决定果然没错。

“欢迎光临”老板在吧台礼貌的欢迎着。兄弟俩走到吧台前,老板问“点些什么?”,“有什么推荐吗?”振武问。老板看向外面的天气,说“这样的天气和特调海盐咖啡更配哦,你们可以在我店里随意逛一逛,稍等片刻,马上就好哦”振武又点了些简餐,就和振文在这个特别的店里逛了起来,可能是由于天气的缘故吧,店里没有其他的客人。

穿过短短的咖啡店走廊便进入一间有点类似旧工厂餐厅的大屋子中,四周破旧的窗户随风摇曳,窗户用木条遮拦,外面下着雨,透过窗户吹进来一丝清凉还带着泥土的芳香。屋内沿墙放着几张桌椅,不知是用来就餐还是喝咖啡。正中央的一面墙前有一个小舞台,背景墙上用斑斓水彩绘着当年煤场工人当时工作的场景,可以想象出晚上如果有人在这驻唱,会有一番别样的风情。

很快老板就上了咖啡,老板示意兄弟俩,说“放在长廊的藤椅是店里最佳观景点哦,你们要不要在那里吃呢?”“好啊”振武欣然答应。坐在藤椅上,头上破旧的遮阳伞抵挡着不大的雨丝,淅淅沥沥,吃着简餐,喝着老板特调的海盐咖啡,将整个菁桐镇尽收眼底。老板也拿了杯咖啡坐在长廊的凳子上,说“菁桐这个地方啊,晴天,雨天,都好,都会有不同的风情。就好像我们的人生一样,没有什么好坏之分,每一件事都有它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不管是天气,还是人生,都只是个人体会的事,跟其他人没有关系”。

老板喝了一口手里的咖啡,看向远处云雾缭绕的翠绿山峦。后来振武又和老板深聊才知道,这栋楼原来是矿业洗煤厂的旧址,老板几年前为躲避台北的纷杂,租下了这栋楼,开了这间咖啡店,独自享受这这份宁静。老板说“不管是在台北,还是在菁桐,只要我自己感觉到快乐就是最好的安排,就像我在自己的名片上写的那句话一样「我在选洗煤厂里,等待幸福的天灯雨」,我现在的生活也如菁桐车站的站名般,一边虽然是「十分」,但此刻确是「幸福」”

这一番话,那时的振文振武可能不太理解,但是随着他们的长大,总有一天他们会明白。

虽然雨阻碍了兄弟俩的前行,而时间却并没有等待他们。就像平溪支线的铁路到了菁桐就会往回行驶了,可人生却没有回头路可走。多年后,这场「意外」的旅行竟成为振文生命中最怀念的奢侈品。
      
最后,随着“嘟嘟嘟”的火车,振文和振武依依不舍的告别了这座「幸福」之城,带着共同的回忆,离开了平溪支线铁路,奔向了远方。
       


评论(9)
热度(34)

雨伞人生

没有故事的二次元处女座---share to love


有些人生下来就注定成为这个世界的光

而我即使不能成为光
被这种光照耀着

也很幸福了

我还在🙆
我仍爱💓

努力向前中👏📖🔬📈🐶🐹🌂🌻🍩💒

© 雨伞人生 | Powered by LOFTER